三九豬小說網 > 武道帝魂 > 第4749章 拿我來立威?
    眼看著這支隊伍很快就要從陳楓旁邊過去。

    只是,陳楓不愿惹麻煩,麻煩卻是會來找他。

    身后忽然響起一聲帶著濃濃囂張的喝罵:“你這賤民,六五沒看見我們過來了嗎?”

    “還敢在這里擋路?給我滾一邊去!”

    陳楓豁然轉身,便是看到,一名騎士,渾身包括在一襲紫色金屬重甲之中。

    只露出面容,看起來年紀不大,約有二十多歲。

    滿臉橫肉,一臉的驕橫狂妄。

    那重甲的背后,還打造出來兩個巨大的翅膀,繁復而又華美,看上去卻帶著說不出的浮夸。

    加起來足有七八米高的高度。

    陳楓分明已經把路讓開,而他卻還直直沖著陳楓而來。

    分明就是故意找事,挑釁!

    陳楓著實不愿惹事,輕輕吁了口氣,讓到一邊。

    陳楓讓開,那驕橫青年更是得意發出一陣大笑。

    他掃了陳楓一眼。

    陳楓一襲白衣瀟灑,在他眼中就成了寒酸,地位卑微。

    頓時,那目中神色就變得格外不屑。

    他自認為已經看出了陳楓的身份:不過是一個地位普通的賤民而已。

    陳楓已經認了一次。

    只是,此人還沒完,揚了揚下巴,厲聲喝道:

    “你這賤民,見了我大楚郡主,不但不跪,竟然還敢大膽攔路?”

    “當真是好大的狗膽!”

    此時,那支隊伍,也是停了下來,都向這邊看過來。

    約有七八名,一小隊紅色重甲赤焰巨犀騎士,策動坐騎上前。

    顯然,他們跟這驕橫青年,都是頗為熟悉的。

    或者說,他們都是歸這驕橫青年管轄,因此都是對他格外巴結。

    其中一名巨犀騎士打量了陳楓一眼,臉上滿是輕蔑之色:“這鄉野之人,地位卑微,從沒見過大人物?!?br />
    “想必,剛才被世子大人您給嚇傻了!”

    “就是,世子大人您實力這么強,剛才那一沖撞,幾乎能將一座山都給撞碎了,這小子被嚇傻了也是正常!”

    那驕橫青年,竟是這大楚的舞陽伯世子。

    聽得他們恭維,更是得意大笑。

    大楚郡主!

    舞陽伯世子!

    陳楓聽了,先是一愣,而后嘴角便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大概已經猜到了什么。

    “想來,這舞陽伯世子,應該是對這大楚郡主有意吧?”

    “此時,故意在佳人面前顯擺一下自己?!?br />
    “想靠著打壓我,拿握來逞威風?好在佳人面前,更有面子?”

    陳楓看著舞陽伯世子,眼神淡漠,如同看一個笑話。

    這舞陽伯世子,不過區區七星武帝而已。

    在除了這些紅色重甲騎兵之外的那十幾個人里面,實力是最低的。

    像這種實力,陳楓一根手指頭就碾死了。

    而他,竟然還在這里耀武揚威,揚言要收拾自己?

    還想通過踩著自己而揚威?

    何等可笑!

    陳楓的眼神,讓舞陽伯世子很是不舒服。

    陰厲目光一轉:“你這賤民,看什么看?”

    “想必閣下,在那些人里面都是屬于天天被欺負的吧?”

    “所以,就想拿在下來掙個面子?挽回一些顏面?”

    陳楓似笑非笑的道。

    此言一出,舞陽伯世子,先是一愣,而后,一張臉瞬間便脹的通紅!

    頓時暴怒!

    一聲瘋狂吼叫:“你這賤民,老子廢了你!”

    陳楓這話,正戳中了他的痛處,讓他惱羞成怒!

    他手中長槍,狠狠的向著陳楓膝蓋彎處砸去。

    分明就是要斷他雙腿,逼他跪下!

    長達六七米的長槍,如人的手臂一般粗細,閃爍著璀璨的青色光芒,堅硬無比。

    其上,更是裹挾了強大的力量,仿佛能將陳楓的腿直接打斷!

    周圍那幾名巨犀騎兵,臉上都是露出殘忍的笑容。

    陳楓眼中冷色一閃而過。

    他不想惹事,并不意味著陳楓就怕事。

    這支隊伍加起來,都不夠他收拾的。

    他又怎么會將這些人放在眼里?

    既然這舞陽伯世子如此挑釁,陳楓也不介意給他一個教訓!

    “想斷我腿是吧?好,那我便斷了你的全身骨頭!”

    下一刻,陳楓便會出手!

    而就在這時,忽然,遠處那青色地龍之上,驟然間傳來一個聲音。

    “且慢!”

    下一刻,大地震顫。

    青色地龍向著這邊急速奔馳而來,轉眼間便是到了近前。

    那本來護佑在青色地龍周圍的強者,也是都趕了過來。

    這些人,實力雖然不等,坐騎、戰甲也是各不相同,但是每個人背后卻都是跟著幾名差不多同樣打扮的家丁。

    而某個家丁手中,則必然舉著一面大旗。

    大旗之上,或書寫大字,或是一個繁復而又華美的徽章。

    顯然,這象征著他們家族與出身。

    這七八人,每一個出身家族都不相同。

    但看得出來,都是頗為顯赫,顯然都乃是名門世家子。

    陳楓看到,他們的年紀普遍都不算大。

    再聯系上被眾人簇擁在其中的所謂大楚郡主,那么陳楓已經猜到一些東西。

    此時,那些名門世家子,目光掃過舞陽伯世子,都是帶著幾分嗜血。

    而看陳楓的時候,則是滿臉漠然。

    他是死是活,都不值得他們去多看。

    青色地龍之上,樓閣二層,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一名青衣小婢,走了出來。

    卻是一個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的姑娘,身材高挑,長相很是寡淡清冷。

    她先是看向陳楓,微笑說道:“郡主大人想問一下,公子您如何稱呼?“

    陳楓淡淡道:“燕長風?!?br />
    那青衣侍女微笑點頭。

    目光又是轉向了舞陽伯世子,悠然說道:

    “郡主大人有吩咐,舞陽伯世子,你若還是這等惹是生非的性子,那現在便自己回大楚帝都吧?!?br />
    “要不然,到了那里也是死?!?br />
    “舞陽伯年過三百歲,只有你這一個嫡子,若是死在那里,我可擔待不起?!?br />
    青衣侍女這番話,顯然是在指責舞陽伯世子惹是生非。

    頓時,那些世家子弟發出一陣低低嘲笑之聲。

    舞陽伯世子一張臉脹得通紅。

    嘴唇哆嗦半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終歸卻不敢頂嘴。

    抱拳行禮:“多謝郡主大人教誨,在下以后不敢了!”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