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霸婿兇猛 > 50.50、比慘大會

  明華小區,林家。
  下了班,林婉晴回到家里,頓時就被客廳里,那堆積如山的外賣小吃給驚呆了。
  “婉晴回來了,快去洗完手,來吃東西?!?br/>  余珍珍樂呵呵的坐在沙發中央,豪邁的揮舞著白胖的胳膊,笑得合不攏嘴。
  “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咱們家終于有錢了,也該好好慶祝慶祝!”
  林文建與方休坐在沙發兩側,彼此相互對視,都是嘴角抽搐。
  “哼,所謂的慶祝,就是點了一大堆,樓底下的沙縣小吃外賣……”
  林文建不敢大聲抱怨,只能小聲嘀咕著:“這么一堆破東西,連兩百塊都沒花到?!?br/>  “你嚷嚷個什么,不吃就給老娘閉嘴!”
  余珍珍耳朵尖,聽到了林文建的小聲抱怨,頓時飛快朝他吼了聲。
  林文建縮著脖子,不敢吭聲了。
  “還有你,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豬啊你,把鴨脖子給老娘留點!”
  教訓完林建文,余珍珍又沒好氣的朝方休吼道。
  方休樂呵呵一笑,擦了擦嘴,殷勤的為林婉晴倒了杯水。
  “婉晴,合約的事情談得還算順利吧?”
  他笑著問道。
  “合約,什么合約?”
  余珍珍與林文建都是一臉狐疑的看了過來。
  “老太婆又給你派任務了?婉晴不是媽說你,你就該強硬點,別什么工作都往自己身上攬?!?br/>  看著林婉晴那略顯憔悴的臉頰,余珍珍頗為心疼道。
  “媽,沒事的,我不累?!?br/>  林婉晴笑了笑,坐在了余珍珍的身邊。
  “你能不能對媽放尊重點,她好歹也是長輩……”
  林文建有點窩火的對余珍珍說道。
  “狗屁長輩,那個死老婆子在生日宴會上耀武揚威,最后被我比下去,就臭著臉走了,連個招呼都不打?!?br/>  余珍珍洋洋得意道:“后來還眼巴巴想讓我把月亮灣別墅送給她,我呸,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你,你說誰是癩蛤???”
  林文建有點火了,余珍珍這話罵得也太難聽了點。
  她罵林老太君是癩蛤蟆,那自己……不就是小癩蛤蟆嗎?
  “你余珍珍是天鵝啊,我就沒見過快要兩百斤的胖天鵝!”
  林文建惱火的哼唧道。
  “好你個林文建啊,你這是要造反?”
  余珍珍騰的一下站起身,雙手握成砂鍋大的拳頭,白胖的身體氣得直發抖。
  體重一直是她的逆鱗,誰提就跟誰急眼的那種。
  “爸,媽,大好的日子你們怎么又吵起來了?”
  林婉晴頗為無奈的揉著眉心。
  “今天咱們家的別墅租賃權,不是拍賣了七百多萬嗎,網上都傳得沸沸揚揚的?!?br/>  “呀,連網上都傳遍了呢?”
  余珍珍一聽這話,頓時怒意全消,樂不可支道:“看來我以后,也算是朱城里人盡皆知的一號人物了呢?!?br/>  “……”
  林文建就看不慣余珍珍這嘚瑟勁,正要反唇相譏,豈料手機響了起來。
  他摸出手機,看著短信消息,心里頓時咯噔一聲,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媽那邊通知我們,今晚在林家老宅里召開家族大會?!?br/>  林文建有些納悶的抬起眼,說完之后,一家人頓時面面相覷。
  “哼,又開什么家族大會,那個死老太婆,真當自己是武則天了?”
  余珍珍沒好氣的哼唧道:“上次召開家族大會,就是眼饞我的別墅,這次說不定又在打著什么壞主意呢!”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媽現在一家之主,開個家族大會怎么了?”
  林文建氣得鼻子都歪了,怒斥道。
  “嘿,她只要是不打我的主意,我管她開什么狗屁家族大會?”
  余珍珍翻著白眼道:“要是她又眼紅我們家的這六百多萬,我就跟她決裂!”
  “你,你就是把人往壞處想!”
  林文建氣得背過身去,生怕自己被這個瘋婆娘給活活氣死。
  “爸,媽,你們都少說兩句吧?!?br/>  林婉晴頗為頭疼,說完之后朝方休看了眼,示意他跟過來。
  兩人一前一后回到臥室內,林婉晴坐在了床鋪之上,略顯疲憊的揉著絲襪下的白嫩小腿。
  那兩條脆生生的渾圓小腿,就在方休的眼皮子底下晃啦晃的。
  看得坐在地鋪上的方休心頭蕩漾,暗暗咽了咽口水。
  “要死了要死了,我可是要保持童男之身,一直到二十五歲……我忍!”
  方休悲憤的握緊雙拳。
  都怪自己那個王八蛋師傅,學什么不好,偏偏讓自己學那什么破功法。
  不但得清心寡欲,還得保持童男之身到二十五歲。
  更為過分的是,老家伙當時瞇著眼嘿嘿冷笑,說破戒了也沒啥,頂多就是以后的日子,都會不舉……
  聽聽,都聽聽,這說的是人話嗎?
  為了以后的終身幸福,方休艱難的避開目光,強忍著不去看林婉晴那誘人的小腿。
  “方休,你那個表叔,在赤虎集團的地位應該很高吧?”
  就在這時,頭頂傳來了林婉晴狐疑的詢問聲。
  “呵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陳經理是他的下屬而已?!?br/>  方休樂呵呵的敷衍道。
  “你真的不知道?”
  林婉晴瞪著一雙妙目,想從方休那張可惡的笑臉上,瞧破端倪來。
  “婉晴,你是不是覺得我今天特別帥?”
  方休露出幾分羞澀來,笑道:“沒事,我是你老公,整個人都是你一個人的?!?br/>  “你想看那里就看那里,想看多久就看多久?!?br/>  “……”
  林婉晴深深呼吸了下,強忍下想要揍人的沖動。
  她咬牙道:“今天林玉玲去找陳經理,然后被趕了出來,還被打了一頓?!?br/>  “哎呀,玉玲堂姐居然被打了,那啥,沒進醫院吧?”
  方休頓時大驚失色,夸張的喊了起來。
  “你鬼叫個什么?”
  林婉晴氣得牙癢癢,方休越是這番表現得吃驚不已,她就越發覺得這貨是在演戲。
  “嘿嘿,我這不是在為玉玲堂姐擔憂嘛?!?br/>  方休撓了撓頭,說到最后,連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林玉玲白挨了頓胖揍,看來那名陳經理還算有點眼力勁,知道給林婉晴出氣啊。
  不錯,是個人才。
  方休暗暗想著,林婉晴卻是用一種“裝,繼續裝”的目光,直勾勾盯著方休。
  “婉晴啊,合約談得怎么樣了?陳經理是不是已經答應了?”
  方休連忙把話題岔開。
  “我沒見到陳經理,只是和他的私人秘書,鄭助理洽談了一次?!?br/>  想到那鄭助理對自己的態度,簡直可以用卑躬屈膝來形容了。
  林婉晴心里就覺得怪怪的。
  她搖搖頭道:“鄭助理倒是挺好說話,直接把合約書的初稿給我了,而且是全部住戶樓的內裝合約書?!?br/>  辛辛苦苦了大半個月,沒想到最后卻是輕而易舉就得到了合約,還是出乎意料的所有住戶樓內裝項目。
  直到現在,林婉晴都有種恍然如夢的錯覺。
  “恭喜婉晴,這可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啊?!?br/>  方休樂呵呵道。
  “……你那個表叔,能不能把他約出來,我想當面感謝一下這位長輩?!?br/>  林婉晴沒好氣的橫了眼方休,合約書怎么弄來的,可并非是自己努力的結果。
  說穿了,若是方休說的是真的,全都是那位遠房表叔給面子而已。
  “這個恐怕有點難,我那表叔常年在龍城里忙生意,我也是在他空閑的時候,才好不容易聯系上的?!?br/>  方休哪敢讓林婉晴見到徐赤虎啊,這家伙如今名頭太響,氣勢更是非凡。
  若是讓兩人見面,到時候徐赤虎一口一個“主母”的叫來叫去,一切可都露餡了啊。
  “那好吧,以后有機會,你幫我好好感謝一下這位表叔?!?br/>  林婉晴猶豫了下,倒也沒有堅持,只得遺憾的感嘆了聲。
  連人家陳經理,都是那位表叔的手下。
  這樣的大人物,想必也不會刻意抽出時間來,和自己這樣的小職員見面吧?
  “婉晴,老宅那邊打電話來催了,趕緊出來?!?br/>  就在這時,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林文建那沒好氣的嗓音從門外傳來,頓時讓方休與林婉晴面面相覷。
  “婉晴,你還沒吃晚飯吧,要不帶點麻辣鴨脖在路上啃啃?”
  眼看一臉倦意的林婉晴開始下床穿鞋,方休有點心疼的問道。
  “……”
  林婉晴黑著臉沒有吭聲,這個方休,就會出些餿主意。
  一家人前前后后出了門,林婉晴三人依然坐在那輛半新不舊的駕座上。
  方休則是騎著二手破電瓶車,在后面慢悠悠的趕著。
  反正他在林家是個邊緣人物,晚點到也沒人注意。
  二十分鐘之后,林婉晴一家三口在林家老宅門前下了車。
  此刻已是晚上七點半,老宅內人聲鼎沸,燈火通明,幾乎所有的林家成員都來了。
  然而看著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林婉晴一家三口,卻是齊齊傻眼了。
  只見這些人全都是穿得灰頭土臉,身上的衣服老舊不說,有些人甚至還扛著條破麻袋!
  里面的礦泉水瓶子哐當作響,像是剛翻完垃圾桶過來的一樣。
  和這些人一比,林婉晴三人的盛裝打扮,便頗為引人注目了。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