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明末之偉大舵手 > 第433章出兵

  瘟疫在古代史料中早有記載。如《周禮·天官·冢宰》記載:“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疾?!?br/>  《呂氏春秋·季春紀》記載:“季春行夏令,則民多疾疫?!?br/>  說說明當時對瘟疫的認識已經達到了一定水平,認為瘟疫一年四季皆可發生,原因之一是由于時令之氣的不正常,是由非時之氣造成的。
  史書上關于瘟疫的記載多不勝數,對于起源也有一定認識,但了解極少,這時代,人們對于不了解的東西歸于鬼神,他們認為瘟疫是人物觸怒了神靈,上天這才會令瘟神,散遍瘟疫,懲罰世人,有許多地方是敬拜瘟神的,香火不斷,如同后世拜邪神的。
  朝廷大軍進軍水西,是有這方面的準備的,并就面對這惡劣的環境展開適應性訓練,每一個士兵都配備有水壺,不得喝生水,配備有治療蚊叮蟲咬的藥包,每個兵都有口罩,并聽聞抽煙葉可以驅趕蚊蟲,米柱還讓人在福建帶來大批煙葉,供士兵們抽,這都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特別是抽煙葉,后患無窮,煙草屬于茄科,原產美洲,由早期到達美洲的歐洲人傳至歐洲,之后又傳到東方。
  最早從國外傳入煙草的是萬歷初年的福建水手,他們從菲律賓帶回煙草種子,再南傳至廣東,北傳至江浙一帶,并逐漸向北一直傳到長城地區。到康熙年間,民間種植煙草和吸煙已很普遍,并到了三尺童子莫不吃煙、男女老少,無不手一管、腰一囊情況。
  不過只是城市富裕地區,軍隊中無此惡習,現在為適應環境而引進,真不知是福是禍。
  米柱他們制訂的應對措施,只能應付一般的蚊蟲,對付瘟疫這種流行極強的東西,他們知道一點效果也沒有。
  米柱道:“也就是說,鬼谷煉出了瘟疫,也煉出了解藥?!?br/>  這不太可能吧?至少米柱在二十一世紀也沒有聽說過這么牛叉的事。
  扶漢明道:“此事千真萬確,只是解藥有點名不其實,必須預先服,事后服一點作用也沒有,使用也極其復雜難搞,必須蒙住口鼻、屏息呼吸,戴特制手套?!?br/>  米柱道:“安千秋有什么計劃?”
  扶漢明道:“這一點小人不知,不過這應該是他最后一招,他連受重挫,沒有什么辦法對付大明天軍,估計他會大規模制造瘟疫,造成疫區,抯擊官軍進入,如果可以傳染給官軍,這就更好了,官軍在沒有預防的情況下,很有可能中招?!?br/>  米柱道:“知不知道鬼谷所在?”
  扶漢明略一猶豫,說道:“知道!”
  米柱道:“林沖上梁山,要交投名狀,扶先生號稱小諸葛,當明白想由小人變大人,必須付出代價?!?br/>  扶漢明道:“小人愿為大人效犬馬之勞!”以前他是軍師都督,現在屁都不是,一不小心,米柱一個不高興,說砍了他腦袋就砍了他腦袋。
  米柱道:“現在汝為白身,滅了鬼谷,為百戶、殺死安千秋為千戶,能當多大的官兒,就看你的本事了?!?br/>  扶漢明道:“小人愿為大人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币郧爱斖凉僖彩遣诲e的,坐鎮一方,生殺予奪,只是奢祟明兵敗在即,不能跟著他坐沉船了。
  米柱立即出發往軍營,今天是他們誓師出征的日子,其實部隊布署在多個地方,前鋒己抵達六廣驛了,今天是正式公開宣布的日子,今天之后,所有部隊會開出貴陽,將權力交還地方。
  進入軍營,看見這些精銳部隊,人人衣甲鮮明,士氣高昂,部隊己排成幾個巨大的方陣,等待大佬們宣布出發,扶漢明看見如此軍容,他嘆道:“如果當日手下有五千如此精兵,成都早成囊中之物了?!?br/>  米柱到后,亓詩教立即宣布出發,大軍立即開出營地,前往龍場,此時的貴陽,絕對的后方,沒有必要駐扎大軍于此了。
  大軍開出營地,井然有序,橫豎成線,殺氣森嚴,給人一種整齊劃一至極的感覺,扶漢明嘆道:“有此精兵三萬,足以橫掃天下!”他是領過兵打過仗的人,兵員的成色,一眼就看得出來,如此精銳,完全是家丁級別,難怪會冠以皇家之名,成都城下、龍修戰場,他們敗得一點也不冤,這樣的精銳,對上土雞瓦狗,也就是輕易而舉的取勝。
  米柱冷笑道:“一萬就橫掃天下,吹什么牛,皇家衛隊四萬、陸軍七萬,擁有十萬如此雄兵,也不敢吹牛說橫掃天下!”
  扶漢明尷尬一笑,幸好不再是叛軍了,否則遲早難逃一死,大明有此強兵,什么陰謀詭計在他們面前都是一個笑話,縱觀明軍主力進入貴州之后的一系列戰役,沒有什么奇謀妙計,只是一路平推過去,以硬碰硬,直接的碾壓和擊潰了對手,這種敵人最難打。
  大軍開出營地后,米柱返回巡撫衙門,現在四省總督亓詩教、巡撫王學東、安位都在巡撫衙門辦公,安位倒是想回自己的宣慰使衙門辦公,他們安家與宋家同為宣慰使,使用這衙門辦公二百多年,早就看對方不順眼了,現在終于擠走了對方,又覺得這里過于冷寂,陰風陣陣,令人難以安心。
  這也不是安位在巡撫衙門辦公的原因,因為米柱稱收到可靠消息,安千秋派出殺手來殺他,所以把他安排入重兵把守的巡撫衙門,保護起來,至于原先忠于安位的二萬彝兵,也調往開州、修文、息烽一帶駐守,而貴陽的城防由皇家衛隊三千和各衛所派來的援軍五千駐守,比以前更多人手,而且是天下精銳皇家衛隊,全員火槍手,此時的貴陽,是防御最強之時。
  亓詩教等聽取米柱的戰情通報,他說道:“以散播瘟疫抯止我軍推進,這有可操作性嗎?”
  扶漢明道:“當然有!代宗景泰四年,突厥殘種奧斯曼帝國攻陷伊斯坦布爾,突厥人就將大量人畜動物尸體用拋石機拋入城中,引發鼠疫,這千年堅城遂為之攻破?!?br/>  亓詩教道:“伊斯坦布爾是一座圍城,水陸隔絕,乃一孤島,我等乃高原開闊地帶,叛力無力無法圍城,這不可同人而語?!?br/>  扶漢明道:“如果對方先在人類尸體上培植好瘟疫,然后扔向各處水源、村莊,并讓染了瘟疫的人混入軍中呢?甚至為抯擊官軍進攻,他們感染自己人,制造些瘟疫村、瘟疫鎮,大軍該如何辦?打還是不打?”
  亓詩教道:“人為制造瘟疫,世間竟有如此喪盡天良之人?”
  扶漢明道:“安千秋為了取得勝利,不惜任何手段,這是他最后王牌,唯一取勝之機!”
  亓詩教訝異道:“這位是?”
  米柱道:“扶漢明先生,錦衣衛密探,以前曾用名扶國楨!”
  一說扶漢明,無人知曉,一說扶國楨那定天下聞名,出瀘州奪資陽內江,兵圍成都,名震西南,令官軍聞風喪膽,但其后成都城下火牛陣,又是令人貽笑大方。
  好比煉就金鐘罩鐵布衫的高手,突然踩中一西瓜皮摔昏。
  但如果說是朝廷密探,故意輸的,勉強說得通。
  亓詩教道:“失敬!難怪大人對叛軍動向了如指掌,原來早有布局,如同國手弈博,但己胸有成竹,布局成勢,坐等收官?!?br/>  米柱道:“既然扶先生提出這種可能,就必須加以預防,以防出現樂極生悲,臨門一腳輸的局面?!?br/>  米柱立即會同扶漢明制訂新的預防和反滲透計劃,看見參謀部的運作模式,扶漢明大為驚奇,嘆曰:“大人此計大妙,一人計長,二人計短,三個臭皮匠,勝于諸葛亮,采眾人之益,拾闕補遺,妙極!妙極!”
  米柱道:“制訂計劃是一回事,如何確保計劃完美實施,又是一回事,軍令既出,必須令行止禁,如臂使指,才能發揮團隊之力?!?br/>  扶漢明道:“安千秋敗得不冤!”
  米柱道:“現在咱們實行黑虎掏心計劃,四路大軍并進,合攻大方,先取下大方再說!”
  扶漢明道:〞外間不是傳聞,三萬大軍直趨大方嗎?哦!這是兵法之道,虛者實之,實者虛之?!?br/>  米柱道:“吸取薩爾滸之敗,我軍不會公開討論方略,進軍路線,及軍隊人數,領軍主將!他們想伏擊和各個擊破,這是不可能的,大軍攻下大方,安千秋不走即死,他退守他處,咱們便可以推出安位這張牌,挾天子令諸候,讓他們自己打自己,效果就上上大佳?!?br/>  扶漢明道:“以夷制夷!大妙!大妙!”
  米柱道:“扶先生也是尼人,為何助本官!”
  扶漢明道:“我乃是效忠于大明的尼人!”看見米柱似笑非笑的樣子,應該是屁都不信,只好道:“奢祟明刻薄寡恩,他可以殺我,但不可以辱我?!?br/>  “士可殺!不可辱!”米柱點頭道:“左右聽令!發現扶先生不妥,立即殺了!不可侮之!”
  “喏!”湯正等人大聲道。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