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你們都是NPC > 第六十八章 佛祖保佑
  也許真有佛祖也說不定呢?佛祖保佑??!

  武松徹夜未眠,他知道他必須得按照那布條上的指示去做,盡管他對殺人忌諱莫深,但是他別無選擇。

  兄長的身影和與他有過幾面之緣的李師師的影子在腦海里不斷地徘徊,盡管武松肯定會選擇就兄長,但是他還是在掙扎,李師師那楚楚動人的臉在武松腦海越來越清晰,他似乎有些動搖了。

  金胖子也沒睡好,雖然他知道武松已經別無選擇了,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但是他還是覺得心里有些不踏實,有些慌。盡管他與高掌柜等人算是沆瀣一氣一條繩上的螞蚱,但還畢竟他是個下人,這種害人性命的事是第一次做,不免有些緊張。

  盡管疲憊,武松還是按時起來,到下人院子里心不在焉的讓護院們操練了起來,那個李富貴和曹三還是沒有在,武松也沒有過多問,簡單操練完就讓護院們去干活了,自己則坐在條凳上發呆。

  “武老弟,武老弟?”

  “嗯?”武松猛地回過神,“讓老哥見笑了”

  武松對那金管事的稱呼似乎越來越親密了。

  “武老弟沒事吧?你兄長那事?”

  “哦哦,沒事沒事,兄長回老家辦點事去了,昨天忘了給老哥你說了”

  “哦,回老家了啊,那怎么也不給我只會一聲啊”

  “額,走得急,走得急”

  “行吧,看在武兄弟你的面子上這事就揭過吧,只是那薪水,可就扣了啊”

  說完,金胖子甩甩袖子就離開了,武松又在糾結該不該找眼前這個胖子幫忙,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很快就傍晚了,距離約定的時間也不到兩個時辰了,這時候城西的破廟里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李富貴和曹三慌忙的把凌零裝到麻袋里捂上了嘴抬到了殘破的佛像后面,倆人一動不動,完全不敢出聲。

  “媽的,累死灑家了”和尚也不嫌臟,一屁股就坐在草甸子上,靠著佛像的石頭座子。

  “咕咚咕咚”灌了幾口酒后,和尚應該是累極了,呼嚕聲立馬就響起來了。

  聽到震天的呼嚕聲,李富貴和曹三算是沒那么提心吊膽了。

  “曹三,你出去看下”李富貴朝曹三使使眼色,輕聲說道,順便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老大,這……”曹三自是不愿意,這次綁了凌零這事,要不是有十兩銀子拿他才不跟著李富貴干這差事了。

  反正李富貴當初說的是把人打暈帶過來就行了,曹三一想反正又不殺人,還有十兩銀子拿就一口答應了?,F在李富貴卻讓自己殺人,曹三自然不樂意,也是有些慫了。

  見曹三沒有動的意思,李富貴也急了,他也不想自己出去看,萬一那人沒有睡熟可就遭了。所以兩人就在佛像后面大眼瞪小眼的僵持著,誰也不愿意冒險。

  凌零還是昨天吃了幾口干糧,今天一天了滴水未進,身體好像更加冷了,意識似乎也是有些漸漸模糊了。

  但是當他被那兩個蒙面漢子匆忙捂住嘴塞進麻袋,抬到了佛像后面,然后聽到了“媽的,累死灑家了”后,已經絕望的零凌硬生生清醒了許多,覺得老天還是開眼了,這是他活命的唯一機會了,他必須得利用到,但他不能輕舉妄動。

  最終,李富貴還是說服了曹三,曹三小心翼翼的爬在地上繞了過去,探了探頭,由于天快黑了,什么都看不到,曹三又試著往前爬了爬,借著月光,他看到了一個滿臉胡子的和尚正睡的舒服。他舉起手中的菜刀,想要猛地劈下去,但是由于害怕,腿在抖,手抖動更加厲害,他無論怎樣下決心身體好像不受控制一樣,下不去手。

  曹三滿頭大汗的退回了佛像后面,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哼,廢物,你特么還想不想要銀子了”李富貴見曹三這慫樣,氣就不打一處來,后悔自己當初怎么找這個慫包一起了。

  “老,老大,我真的不敢啊,真的,您饒過我吧,銀,銀子,你給我五兩,五兩就就夠了……”

  “哼,你倒是想得美,告訴你吧,現在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了,還銀子?”

  曹三一聽頓時急了,“老,老大,當初可沒說殺人啊?!?br/>
  “你去不去?不去我先宰了你”李富貴目露兇光,已經拿起菜刀架在了曹三的脖子上。

  “老大,你別沖動,別沖動,我,我去還不行嗎”

  曹三鼓起勇氣,拿著菜刀又慢慢朝著佛像前面移去,剛摸到和尚旁邊,但是眼前和尚一個翻身,差點嚇得曹三魂飛魄散,菜刀險些拿不住掉在地上。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