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你們都是NPC > 第二十三章 月香
  閉嘴是一門學問。

  半夜,月明星稀,人都睡了,只有鳥蟲的鳴聲,一老一少每人被這個包袱從茶館的后門出來了。潘金蓮想不通為啥王婆要在這大半夜的偷偷摸摸的走,只是去京都,為什么不在白天光明正大的走,順便再告個別之類的,反正就是這樣子偷偷摸摸的走有些不太舒服。只是這些都只是自己心里想想,也不敢說出來,萬一說出來,王婆不帶著走了,就悲劇了。

  兩人一路向北,出了縣城,過了橋就看到有一馬一車一人在那兒靜靜的立著,王婆加快了步子,向那馬車走去,上了車,王婆便催著快走,語氣挺是著急,潘金蓮更加感覺這一切怪怪的了,只是還是默不作聲。一老一少兩個女人就這樣離開了清河縣,向京都奔去。

  …………

  晚上,凌零還是睡不著,武松心里也擱著事,久久不能入眠,于是這兄弟倆就開始了夜聊,夜聊的內容當然就是去京都了。凌零還是想拉著武松去京都,但是又不好意思開口,只是一直說著自己去京都,絕口不提武松,只是按照武松的脾氣,還有武松對武大郎的感情,武大郎去京都,武松能不去么?只能說凌零心機了。

  終于在凌零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勸說下,武松無奈的答應了,答應和武大郎到京都以后,自己再回陽谷繼續做自己的都頭,畢竟是個差事,來之不易,武松也不好輕易放棄,只是在去京都至少,要先去陽谷再告個假。雖然武松答應了,但是在武松的心里,還是不太愿意武大郎去京都,清河縣待不成,可以和自己去陽谷啊,只要避開那西門慶就好了,也不是非要去京都,但是凌零也不能把自己的打算全盤托出,只能讓武松不理解了。

  商量好一切,凌零有些困意了,便準備睡了。不管怎么的,先到京都去再說吧,具體到了汴梁是個什么情況,凌零也不知道,也沒法知道,現在只能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小心翼翼的走一步算一步了。凌零能睡著,也是因為武松沒睡,眼前這個人不是兄長的疑惑一直縈繞武松心頭,無法消去,武松不得不想起陽谷聽到的那些傳聞,然后就是一夜無眠。

  …………

  西門慶府上,西門慶房中,燈火昏暗,西門慶在月香身上賣力的宣示著自己的主權,西門府所有的女人都是他西門慶的,沒有任何例外。

  “老……老爺,我不行了”月香聲音顫抖,尖銳的嘶喊到,月香是累極了,幾個月前的西門慶似乎沒有這么讓她吃不消。

  “哼”西門慶的動作也慢了下來,其實他也有些累了。

  月香開始趴在西門慶胸膛上,喘了一會兒氣,她也沒想到,今天晚上會被西門慶叫到房中,上次服侍西門慶還是好幾個月前了,所以今天晚上的她格外的賣力。

  “老爺,今天下午有個女人來求見你,我怕讓夫人看到,便打發走了”

  “哦,是什么人吶?”

  “看樣子又是南街的那些不知羞恥的女人,老爺您也是的,老是被那些青樓女人找上門來”感覺自己又受寵了的月香說話也格外大膽了起來。

  “這些事不用你管,做好你自己的事”在女人這方面,西門慶很不愿意聽別人說自己。

  “還有,老爺,最近府里都在傳一些事”

  “什么事”

  “我也是聽說的,您聽了可……”月香有些踟躕了,不知道咋說了,玳安和大夫人的事這她一個丫鬟在這里議論,萬一假的,現在告訴了西門慶,自己就完了,只怪自己大嘴巴了。

  “有什么,趕緊說”一聽府里的事情,西門慶還是挺在意的,西門慶還是控制欲極強的。

  “聽有人說,玳安在大夫人房里待過一夜”

  “老爺,你別生氣啊,我也是聽說的”

  雖然說出來了,但是月香還是很惶恐,對于這個主人,她還是心存畏懼,因為他見過從西門慶屋里出去,滿身傷痕的丫鬟,甚至還見過被抬出去扔河里的,雖然給大家說的是病了被辭退了,但是她見過一切,只是別人不知道。

  聽完,西門慶突然一愣,然后一把推開爬身上的月香,然后就赤條條的坐了起來,剛才還有些笑著的臉,頓時變得很難看。

  “你是聽誰說的”西門慶幾乎是咬著牙說的,一直都是他給別人戴帽子,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下人在眼皮子下綠了。

  “府里都在傳,我也不知道誰說的,老爺,您消消氣”月香也爬出被子,用手臂挽住西門慶脖子,身子緊緊的貼在西門慶背上。

  月香不斷的安慰西門慶,一邊觀察西門慶的神色,一邊心中暗自想著,大夫人倒了,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個妾了,平時都是大夫人管著,老爺都沒納幾個妾。

  “啪”一個耳光打在了月香的臉上,本來潮紅的臉更加的紅了。

  “啊,老爺,疼……”月香痛呼。

  緊接著又是一個耳光,月香的臉都腫了起來,但是她沒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著

  “嗚嗚……”月香不敢再叫出來了,只能忍著,眼淚開始涌了出來順著臉頰滴了下去。

  而西門慶似乎是找到了樂趣,一個巴掌接一個的扇著,月香的臉上,身上,越打越興奮。

  終于,西門慶是累極了,抬起了身子,然后向旁邊趟去,胸口不斷的起伏著,嘴里還不斷的喘著氣,眼睛還是瞪著的,額頭密密麻麻的汗珠,不知道在想著些什么。

  喘了好一陣子,西門慶便沉沉的睡過去了,旁邊的月香還是原來的樣子,一動不動,仿佛是死了一樣。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