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傾世獨寵:愛妃是首富 > 第四十七章 關于賜名
    “你何錯之有?”溫暖拿起手邊的茶盞,喝了一口后,睨向跪在地上的丫鬟。

    “王爺讓屬下跟您提示一下,哪些是我們的人,可屬下瞧著你有能力把我們都挑出來,所以屬下沒再開口?!?br />
    “呵~”溫暖諷刺的笑了一下,“王爺讓你來侍候一個草包小姐,你不甘心,我能理解?!?br />
    姐姐把妹妹也拉扯著跪下,這才誠懇的開口,“一開始奴婢確實是不甘心的,可瞧著主子把人都挑了出來,屬下也沒再開口了,屬下相信主子。

    經過這事,屬下對主子心服口服,以后必定盡心盡力侍候主子,只聽從主子的教誨,還請主子給我們姐妹倆賜名?!?br />
    溫暖一開始確實沒發現什么異樣,可自從挑出這兩姐妹后,她就發現了丫鬟們的不同之處。

    別的丫鬟頭繩是粉色,又或是淡青色,而這兩姐妹卻是紫紅色的。

    這讓她想起,曼盛琛那悶騷男不就是喜歡紫紅色嗎?

    所以她有個大膽的猜測,掃了眼全部的丫鬟,大概數了一下,還真是十六個不多不少。

    可為了不讓別人發現,她挑的人是曼盛琛安排好的,她的戲還得繼續演著,所以還一直考驗著她們,直到只留下她們。

    對于這姐姐的做法,其實溫暖是可以理解的,越是有能力的人,就越有自己的傲氣。

    就像現代的職場,能力強學位高的人,通常是自己選擇企業單位,而不是別人通知你去三番四次的各種面試。

    至于這個賜名,溫暖好奇的問:“你們以前叫什么叫什么吧?!?br />
    “主子這是不肯喜歡我們嗎?”這話是妹妹不敢置信的問出來的。

    溫暖則挑挑眉,這什么跟什么,她哪有不喜歡,她都不計較了?

    小瘋立馬湊到溫暖耳邊嘀咕,“小姐,新收的丫鬟,對于主子的賜名,這是莫大的榮耀,也表明主子是認可她們的?!?br />
    “哦……”溫暖拖長尾音哦了一聲,她哪知道還有這些規矩,“我沒不喜歡你們,我……我想想?!?br />
    溫暖話落一陣微風吹來,讓她覺得神清氣爽,腦中靈光一閃,便有了。

    “清涼的微風,你們的師兄叫如風隨風,那你們就叫清風和微風吧?!?br />
    “謝主子賜名?!鼻屣L和微風兩人磕頭謝恩。

    溫暖擺擺手,“快點起來吧,還有這些人你們安排好,有什么不懂的問小瘋和小幽,我先走了?!?br />
    “小姐,她們的名字多好聽,哪像我跟小幽,好像很隨便似的?!毙’偢鴾嘏砗蟊г?。

    溫暖停下腳步回看她,“你們也喜歡風?”

    小瘋點頭,溫暖當即就說:“那你就叫曉風吧,晨曉的曉,一日之計在于晨,每天都是新的開始新的希望。

    小幽就改成悠風吧,悠然自得,悠閑自在的悠?!?br />
    “好好,謝小姐賜名?!?br />
    曉風高興得蹦蹦跳跳的,因為小姐說她名字時,說得最多了,也就是說她的名字最好聽,也是小姐最用心的一個。

    她雖不懂什么一日之計在于晨,但她喜歡每天都是新的開始??!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溫暖不明白這丫頭怎么想的,反正她是隨便取的,隨便得不能再隨便了,因為她趕時間。

    她和顧芷安兩個說好,傍晚要去聽戲的,這都快到酉時了,明顯她已經遲到了。

    回到正院時,果然聽到顧芷安的不滿抱怨,“這都什么時辰了,怎么挑幾個丫鬟而已,你挑夫婿啊,挑這么久?”

    “這得問你表哥了?!睖嘏瘉G下一句話,就進了寢房,跨進門檻前,回頭又問:“你們都不換裝?”

    “來了?!庇谑穷欆瓢埠吐婪f兩人又跟了進去。

    再次出來時,已是三個風度翩翩的少年郎了,尤其是溫暖手執一把玉扇,英氣的眉眼俊美的五官,妥妥的鮮衣怒馬俊美男。

    至于顧芷安和曼依穎,畢竟是第一次女扮男裝,多少有些扭捏,不自在。

    可就算這樣,也把曉風給羨慕到了,跑到溫暖面前,狗腿著說:“小姐,真的不用我跟著去嗎?

    你看誰家公子,身邊不得跟個書童,隨從什么的?”

    溫暖啪的打開扇子,晃悠悠的扇著輕風,得意道:“你這就不懂了,只有沒用的公子,身后才跟著一堆奴才。

    像我這么風度翩翩,英俊瀟灑的公子,要么跟好友一起游玩,要么獨來獨往?!?br />
    溫暖不想帶人過去,主要是怕惹事了,她們三個一起要是都帶個人,那就六個了,太招搖了不好。

    “你就乖乖給我待在府里,別給我惹事就好?!?br />
    啪的一聲,溫暖把扇一收,輕輕拍打著左手,帥氣道:“走,看戲去?!?br />
    顧芷安和曼依穎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隱隱欲試和期待于激動,兩人快步跟上。

    走到后門小幽早已在那等待,見溫暖過來眼前一亮,再也挪不開了。

    溫暖用扇子敲了她一下,“馬都準備好了嗎?”

    “小姐……”

    “嗯?”

    “公子,馬都備好了,您請!”

    溫暖這才滿意的往前走,挑了一匹最高大的駿馬,腳一蹬翻身上馬動作帥氣一氣呵成。

    顧芷安也有樣學樣著,雖有點吃力,但勉強能一次就好。

    可曼依穎就不行了,翻了兩次都不行,溫暖又不得不下去教她,教完上馬又教帥氣的下馬。

    顧芷安沒耐性了,“我們還不如坐馬車去呢,再這么下去,肯定遲了?!?br />
    “這你就不懂了,坐馬車哪有騎馬來得帥氣。再說,主角都是最后掐著時間出場的,你見過哪個大人物,早早在那等著的?

    還有,我怕我們三坐馬車去,等到了地方,你們兩個下個馬車還要人扶,那不是更丟臉,我可不想跟著你們丟臉。

    你想想,三個帥氣十足的公子,騎著高頭大馬策馬游街好,還是三個公子鉆出馬車,然后在馬夫攙扶下,小心翼翼的下馬車好?”

    顧芷安腦補了一下兩副畫面,嗯,成功被溫暖說服了,她又練習了兩次翻身下馬,直到帥氣不已才滿意。

    于是本是偏僻的后門角落,出現了詭異的一幕,三個英俊的公子哥,不停的上馬下馬,再上馬下馬。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