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都市極品保鏢 > 第3262章 驚變
    在任何一位父親心里,都希望自己的兒子十全十美,奪天機確實強,但也因為它太強太霸道,是以每一位修煉得天機的人,今生必不可能完美,即便修煉了之后不使用,也一樣會受到其影響。

    所以無論如何,葉云蒼也不會把這門神功秘籍傳給兒子。

    如果一定要犧牲,他只希望犧牲的是自己,要么兒子順利證道主宰,要不然就讓這門神功隨自己一起進入棺材。

    “等會咱們回去了之后,會讓你老媽將墨家兩姐妹帶走,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父子了,不管如何,希望你記住,我和你老媽一直……”

    葉云蒼話還沒說完,突然間臉色大變,葉鵬飛急忙問道:“怎么?”

    葉云蒼沒有回答,一把葉鵬飛的手,大喝一聲:“回去?!?br />
    緊接著,葉鵬飛只覺眼前天地變幻,下一刻便回到了契約山之上。

    周圍景物沒有任何變化,與當初自己消失之前一般無二,老媽與葉云蒼的另外一道分神,就站在自己身邊,與自己相隔不過一步之遙,但不同的是這里的時間已經恢復了流動。

    葉鵬飛剛一回來,還沒弄清楚什么情況,剛想出口詢問葉云蒼,卻陡然發現之前就站在自己身邊的松崗和如霜不見了。

    這不禁讓他大吃一驚,連忙轉頭往四周看去,這一看不禁讓他嚇了一跳,臉色“唰”的一下白了。

    只見契約山中間的那座祭壇上此刻站著兩人,正是松崗和如霜。確切的說,只有松崗站在祭壇上,她手持兩柄傳世至寶,而如霜則站在祭壇外,滿臉的焦急之色,拼了命的朝里面大喊。

    “妹妹,你快出來!快給我出來……”

    此刻,原本那道從祭壇中沖天而起的藍色光柱已經消失,使得外面的人可以看到祭壇內的人,而祭壇內的人也可以看到外面的人。

    鵬飛看到這里,立即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自己和老爸離開不久,松崗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拿起了“至尊鋒刃”和“傳世之劍”,沖進祭壇內,想要破開祭壇的封印。

    “阿飛,對不起,我沒攔住她,等我發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币慌岳蠇屄逑际掷⒕蔚牡?。

    葉鵬飛沒有時間去責怪任何人,他三步并作兩步,沖到如霜面前,就要往祭壇內沖進去,然而他剛一觸碰到祭壇的邊緣,立即便祭壇上的禁制被彈飛了出來。

    紅云之前在這里布下的禁制還沒有接觸,想來是松崗進入祭壇后,利用某種秘術激發了這里的禁制,以此來阻止其他人進入祭壇。

    葉鵬飛不由惱羞成怒,沖著祭壇里的松崗大喝道:“快把鐵匣子放下,給我出來!”

    松崗見葉鵬飛到來,卻只是緊緊的看著他,緩緩搖了搖頭。

    “不要鬧脾氣,你再不出來我可真的要生氣了!”

    葉鵬飛又喝道,他這一次是動了真火,很一拳砸在祭壇的屏障上,祭壇突然生出一道藍光,將他手上的拳勁給反彈了回來。葉鵬飛這一天用力極狠,反彈回來的拳勁頓時震得他手臂“咔嚓”一聲,手臂斷了。

    祭壇中松崗見狀,急忙道:“哥哥,不要……”

    葉鵬飛去哪里肯聽,一只手臂斷了,他再次舉起另外一只手臂狠狠砸下,不出意外的,反彈回來的拳勁,頓時也讓他另外一只手臂跟著折斷。

    雙臂齊斷,只痛的葉鵬飛渾身冷汗直冒,但他卻顧不了這么多,舉起腳,狠狠往祭壇上踹去。

    他知道自己沒辦法進入祭壇,只能用這種近乎自虐的方式逼松崗出來。

    祭壇附近,琴蘿、曲殷、五方天帝等十幾名仙帝,默默的看著葉鵬飛三人,有些人臉上泛起了一抹同情之色,有些人則眼神冷漠,但都沒有人說話,他們只是默默的看著。

    如霜又喊了幾聲,淚水早已控制不住的淌滿了臉頰。

    “哥哥,你快停下,你再這樣,我就……”

    祭壇中,松崗見葉鵬飛還想再踢,立即舉起手中兩座鐵匣子,出生威脅道。

    葉鵬飛見狀立刻停止了舉動,他臉色十分難看,喝道:“別,千萬不要沖動,你先出來再說,咱們沒有必要這樣?!?br />
    松崗卻只是默默的搖頭,眼中已滿淚水,泣聲道:“不能的,哥哥,不能的……”

    “這一直是我們墨家的責任,我身為墨家的女兒,不能違背祖宗的教誨。姐姐,你快帶哥哥離開?!?br />
    如霜頭發已經凌亂不堪,淚水躺滿了她的臉頰,使得她的臉色看起來更加蒼白,她只一個勁的搖頭:“我是姐姐,本該由我來做,你快給我出來……”

    如霜向來冷靜,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總是能憑借自己過人的智慧化險為夷,即便不能化險為夷,她也總是能保持著最后一分冷靜和理智,因為她知道,哭鬧并不是解決事情的辦法,反而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可是,現在的她如何也無法冷靜下來。

    因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天誅”的可怕,一旦開啟自己這為唯一的親人,將永遠不復存在,今生今世乃至后世,也不再有松崗了。

    姊妹情深,并世雙姝,至此將成為過往。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也無法冷靜下來。

    松崗渾身顫抖著,可以看得出來,她自己也在害怕,可她眼神卻十分堅毅,晶瑩的淚水一顆一顆從她眼眶中滑落。

    她一邊抽泣著一邊道:“姐姐,當初你打我一掌,我都……我都還,記著呢。所以,你不要攔我……”

    她抽泣的厲害,聲音斷斷續續,幾欲無法分辨出她在說什么。

    說完,她又轉頭看向葉鵬飛,這一下哭得更加厲害,可即便如此,她卻極力保持著一副笑容,那樣子看起來既滑稽又難看,全沒有了她平日絕代無雙的風姿。

    “哥哥,能遇見你……真是……真是太好了?!?br />
    “咱們前世還有十年之約,本來……”

    他說著緩了緩,深吸一口氣,續道:“可惜時間不夠了,如果還有來生,請一定,一定要記住我們的約定……”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