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冰冷少帥荒唐妻 > 第457章 我愛他
    第457章 我愛他

    

    

    女子柔軟溫熱的身軀,撲在自己懷里,司行霈耳邊的槍聲再也聽不到了。

    他牢牢抱緊了她,一個翻身將她壓下,護在身下。

    槍聲停歇時,顧輕舟睜大了眼睛。

    司行霈看著她,眼中全是濃情,想要親吻下她的唇。

    顧輕舟卻回神般,使勁推他。

    她站起來,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殺手,被司慕一槍擊斃。

    顧輕舟看司慕。

    司慕的眼神,孤寂而又冷漠,好似心灰意冷。

    小伙計抱著腦袋蹲在旁邊,嚇得面無人色,半晌才敢冒頭:“我.......我不認得他,他是頂班的,胡四今天生病,請他的表弟頂班!”

    這邊響了槍聲,整個菜社都被驚動。

    司行霈的副官們,急匆匆進了屋子。

    “拖走,查明他的身份!”司行霈眉宇凜冽。

    “是!”副官應聲,把人帶走了。

    方才這人靠近司行霈,槍是上膛的,若不是顧輕舟推了那殺手一下,又拼了命將司行霈護住,司行霈挨這一槍是必不可少的。

    他素來警惕,今天卻因為和顧輕舟、司慕吃飯,有點心不在焉。

    顧輕舟救了他一命。

    司行霈想到:顧輕舟第一次救他,是被迫的;第二次救他,雖然摔斷了一根肋骨,也是因為他拯救她在先,她甚至是為了身后的顏洛水和顏一源。

    這次,顧輕舟卻是心甘情愿的,只為救他。

    她明知道自己可能會挨一槍!

    她明明恨極了他,說他殺了她的親人!

    千鈞一發之際,顧輕舟為了司行霈,命都不要了。

    別說司行霈明白了,就連司慕也很清楚了。

    司慕想:“沒用的,她永遠不會是我的。顧輕舟多狡猾奸詐啊,而且惜命,她能豁出去命,這是多深的感情!”

    司慕不等結果,自己先走了。

    他不想知道是誰刺殺,也不想知道顧輕舟有沒有受傷,他現在只想逃離這里,甚至顧不上帶走顧輕舟。

    他單獨把顧輕舟和司行霈放在一起了。

    “沒事吧?”司行霈也不知司慕走了,他只顧去查看顧輕舟。

    顧輕舟卻看到了司慕的背影,推開司行霈:“我要回去了!”

    她急忙去追司慕。

    跑得快了,被司行霈一把拽住,整個人就落入了他的懷里。

    “輕舟,不要掙扎了!”司行霈低聲,輕輕吻她的耳垂,“你心中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為何不能給我點信任?”

    顧輕舟推他:“松開!”

    她重重踩了司行霈一腳。

    踩得很用力,她也趁機脫離了司行霈的懷抱,急匆匆下樓去了。

    司行霈沒有動。

    顧輕舟慌亂,在菜社門口東張西望,卻見自家的汽車還在。

    遠處的墻角,有雪茄的清冽。

    顧輕舟微愣。

    她走過去,看到司慕站在陰影里抽煙。

    顧輕舟抿唇,想要開口,卻被司慕打斷了:“什么也不要說?!?br />
    司慕輕吐了云霧,道:“不管是真話還是假話,我都不想知道!你下樓了,沒有留下來和他你儂我儂,至少你還是有點責任感?!?br />
    他們的假婚姻,原本就只有責任和協議,是司慕要求太多了。

    既然顧輕舟保持她的責任感,她就仍然是司慕的妻子——名義上的妻子。

    “回家吧!”司慕將雪茄踩滅。

    他們倆上了汽車時,司行霈就站在菜社高高的臺階上,望著他們。

    司行霈極其英俊,面容被陽光渡上了金邊,讓他煞氣邪魅的眉眼,有了幾分溫柔。

    司機開車,司行霈就消失在視線里。

    顧輕舟和司慕一路都沒有說話。

    傍晚的時候,司慕一個人坐在孤零零的書房,沒有開燈。

    這時候電話響起了。

    是司行霈打過來的。

    “.......你和輕舟今天救了我?!彼拘婿?。

    司慕想掛電話,到底還是沒有掛,他想聽聽他說什么。

    “阿慕,在你們還有婚約的期間,我不會給你戴綠帽子,這是我對你的承諾?!彼拘婿J真道。

    司慕一下子就把電話給砸了。

    他不需要這種承諾!

    他需要司行霈不再惦記顧輕舟,他需要顧輕舟忘了司行霈,跟他好好過日子。

    可他很明白,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做不到,司慕也做不到放手。是司慕讓他們陷入僵局,他不需要同情。

    他只想要顧輕舟!

    隨后,樓上的顧輕舟也接到了司行霈的電話。

    “輕舟,是李文柱的人想要殺我,我沒事的,你放心?!彼拘婿曇魷厝?。

    顧輕舟卻冷漠道:“不關我的事!”

    那個瞬間,她一定是瘋了,被什么蠱惑著撲過去。

    司行霈死了不是更好嗎?

    顧輕舟的心情很灰敗。

    哪怕司行霈殺了她的全家,她還是愛他。

    她不孝且無能!

    真正有本事的,應該能做自己的主,至少不會讓自己陷入混亂的愛情里。

    顧輕舟覺得自己像個廢物,她辜負了師父和乳娘的栽培。

    司行霈的電話,提醒顧輕舟,她有多么懦弱,這點感情都放不下。

    “不要再打過來!”顧輕舟眉宇凜冽,“下次,我還是要殺了你!”

    司行霈低低笑了,笑得很暖。

    他的笑聲,在告訴顧輕舟,這是不可能的。

    顧輕舟仿佛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她把電話也給砸了。

    一聲巨響,住在她樓下的司慕聽得一清二楚。

    旋即,司慕聽到顧輕舟下樓。

    樓下酒柜那邊有動靜。

    顧輕舟拿了兩瓶威士忌,一轉身就看到司慕站在她身后。

    司慕奪過了一瓶。

    “你有什么好借酒澆愁的?”司慕冷漠問。

    顧輕舟語塞。

    她始終有點心虛。

    不管是什么不得已,她今天都做錯了,她不應該當著司慕的面,奮不顧身想為司行霈去死。

    她沉默著。

    司慕卻道:“喝一杯如何?”

    顧輕舟抬眸看著他。

    司慕道:“我沒吃飯?!?br />
    顧輕舟也沒吃,可惜她毫無胃口。

    聞言,她知道這是司慕的示好。出了這樣的事,司慕還能心平氣和,對他這種總愛氣鼓鼓的小河豚來說很不容易。

    “我叫傭人準備?!鳖欇p舟搖鈴。

    廚房有下酒的小菜,傭人們手腳麻利,很快就擺滿了一桌。

    顧輕舟和司慕各自倒酒。一口氣喝了兩杯,酒意就上來了,顧輕舟心中更加空虛。

    司慕問出了自己長久以來的疑問:“你喜歡他什么?”

    司行霈粗魯野蠻,毫無風度,顧輕舟到底是因為什么而愛慕他?

    顧輕舟則凝眸。

    司慕使勁盯著她,似乎想要她給個答案。

    顧輕舟道:“我跟我哥哥去跳舞,被他誤會了,他罵我哥哥是小白臉,我打了他一巴掌,他沒有還手?!?br />
    司慕微愣。

    他想了想:自己能做到嗎?

    不知道,至今還沒有女孩子敢打他耳光!

    說能做到,其實很難的吧?

    “........我在鄉下生活多年,見慣了漢子打婆娘,有的往死里揍。他沒有打我,我覺得他很好。后來,我被汽車甩出去,身上擦傷了,他給我上藥,喂我吃飯。

    我的乳娘從來沒喂過我,我很小就是自己吃飯。哪怕是眼饞其他人,乳娘也絕不容許。她想要我堅強,而不是驕縱。我第一次被人喂飯,就是司行霈了?!鳖欇p舟道。

    這些往事,很清晰印在她的心里。

    她不承認自己從那時候就愛司行霈,可記憶不會欺騙她。

    她記得和司行霈的點點滴滴。

    她很努力守住自己的心,不讓自己沉淪,不讓自己淪為他的玩物。

    顧輕舟在堅持,也在掠奪。

    司行霈侵占她,她也在侵占司行霈,她把那個花花公子給收服了。

    她一步步的堅持,最終得到了司行霈。他為了她,不惜殺人,不惜放棄自己的理想。

    想到這里,顧輕舟的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愛情重要,還是親情重要?

    “我愛他!”顧輕舟哭著道,“我很沒用,我就是愛他!他為什么要自己動手,他可以找人.......”

    她已經是醉得不成樣子了。

    司慕看著她,聽到她說出這樣的話,驚愕到了極致。

    她甚至能接受司行霈派人去殺了她的親人?

    她為了愛情墮落到了如此境地?

    “你清醒一點!”司慕厲聲道。

    他的聲音,讓顧輕舟回過神來。

    她臉色微白,也知道自己陷入了一種魔魘里,完全失去了本心。

    她變成了一個不知感恩和輕重的不孝子。

    顧輕舟擦了眼淚,不再說什么。

    司慕也喝了幾口。

    顧輕舟問他:“你為什么喜歡我?”

    司慕沉沉嘆了口氣。

    “.......你們家接我回城,就是為了退親。要不是督軍喜歡我,讓你母親有所收斂,她早就害死我了。

    我一見面就出賣了你,隨后的兩年里,你一直對我敬而遠之,現在又為什么突然喜歡我?”顧輕舟問。

    司慕說不出話來。

    他不想承認自己的感情太單薄,可喜歡分很多種情況,有的人是慢慢積累,有的人是一見鐘情。

    而他司慕,似乎是不符合這兩點。

    他是在某個瞬間,心弦被顧輕舟撥動,很簡單的心動之后,他發現自己得不到她,她一直拒絕他。

    于是,在顧輕舟拒絕之下,這份感情一點點的醞釀發酵,慢慢變成了他的執念。

    他愛顧輕舟嗎?

    司慕第一次開始正視這個問題了。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