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槍神之怒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腥屠殺
    聽到花雨露的話,龍威臉上漏出狠辣的表情“不管這人是誰,但他一定和空間法寶有關,也和麒麟公子的死有關,兩位,通知隱龍衛,兩面包抄,一定不要讓那人逃掉!”

    隱龍衛是龍威手下的一支強大密探性質的隊伍,有一百名武尊組成,這支隊伍在整個天武大陸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從成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門派敢和這支隊伍硬抗,包括煉魂教,歃血盟瓊瑤山等一流門派。

    這支隊伍如果出動,足以蕩平除了煉魂教歃血盟瓊瑤山之外的任何門派!

    這支隊伍是龍威的驕傲,也是整個麒麟島的驕傲。

    剛開始的時候,龍威覺得用這只隊伍對付齊天,有點太大材小用了,就像使用大炮打蚊子,但是,突然變出來一個煉魂教的高手,龍威以為,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物,很可能是躲在空間法寶中的,要不然這家伙不可能憑空出現在自己等人的視線中。

    這片區域早就被自己的人封鎖了,他的出現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隨同飛舟一同墜落到這里來的,并且他在飛舟墜落的瞬間,躲進了空間法寶,在空間法寶中,躲了一夜的時間,沒發現有人窺視,這才敢顯出身形來。

    龍威這時候很是滿意自己昨天的做法,如果當時存不住氣,到現場去探查,已經會讓這個家伙發現自己等人的行蹤,嚇得躲在空間法寶中不出來,自己不知道要在這里守候多長時間了。

    現在的龍威,已經確定空間法寶在這個煉魂教的人身上,他覺得,自己要想得到這件法寶,必須將煉魂教這個人解決掉,若是讓他逃脫,而走漏了消息,必定會留下無窮的后患,說不定煉魂教從此就會和麒麟島,結下仇怨。

    龍威是個狠辣之輩,為了得到空間法寶,他已經下定決心,不管對方是不是煉魂教的高手,都要斬草除根,絕對不能留下隱患。

    所以,他下令隱龍衛全員出動,圍殺顯露出身影的那人。

    這幾人的對話,齊天探聽的一清二楚,他的身上頓時鬧出了無名之火,沒想到這些家伙果然是有預謀的要致自己與死地,并且還有窺探自己法寶的心思,看來自己今天必須要大開殺戒了,狠狠的懲戒一下這些和自己為敵的家伙,讓他們以后面對自己之時,心存顧忌。

    齊天渾身騰起的殺氣,讓造化小子頓時明白:這一戰,已經無可避免!只是輕輕嘆息一聲:“小心,對方有兩位天尊境高手,還有四五個巔峰武尊,其他的九十多人,都是武尊高手!”

    齊天輕輕點點頭,渾身的殺氣與怒氣潮水一般退去,恢復了極致的冷靜!

    這有可能是自己出道以來最為艱苦卓絕的一戰。

    但若是不戰而逃,更加不是自己的風格!

    就讓我以殺止殺,砍死你們這幫令人討厭的王八蛋!隱龍衛又怎樣?難道脖子不是肉做的?

    一陣清風吹來,齊天的身子隨風飄起,閃電一般進入了前面的密林,也就是隱龍衛的埋伏圈之中!

    這是一片茂密的古松林;茂密的松葉遮蔽了整個天空,縱然是青天白日烈日當空,古松林之中也是一片幽暗,人影瞳瞳,如同鬼域。

    “似乎有動靜?”與龍威站在一起的魯驚天和花雨露眉頭一皺,同時向著四周查看。

    一聲慘叫,從最外圍傳來!

    聲音竟然是來自南方!

    兩人神色一變,一人留下,另一人身子一晃,消失在原地!

    “過去看看?!饼埻潇o地道。

    兩人同時追著過去。

    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不由得渾身一寒。

    只見隱龍衛一位武尊高手面朝外側,身子離地,被一根松枝牢牢地盯在了松樹上,雖然身死,但雙目怒張,眼中全是驚恐絕望之色。

    這人的褲子掉落在腳面,耷拉在地上,下身整個裸露。在他的咽喉上,一個細細的血洞,丹田處也在滔滔不絕的流著鮮血,顯然是被人用暗器破了丹田,然后咽喉上的那一擊,才是最致命的。

    “應該是小解的時候被人突然出手,使用暗器,然后同時一截松枝將他釘在樹身上!”魯驚天目光閃動,沉沉的道。

    花雨露上前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道:“此人有極其犀利的暗器,看手法應該和齊天擊傷我們的手法差不多,但是很明顯,比齊天還要狠毒。他應該是……是一位精通暗殺的高手!”

    花雨露雖然知道這個傷口和自己身上的傷口一模一樣,但是也沒有將此人聯想到齊天的身上,因為她覺得,齊天無論在氣息上還是在身材上以及在修為上,都沒有辦法和這個煉魂教的人相比。

    “不錯!”魯驚天臉色沉重,伸手一揮:“全體人員注意戒備。一旦有發現,務必要將此獠就地截留斬殺!”

    暗影處,不少人同時出聲答應了一聲。

    花雨露突然警覺起來,喝道:“所有人撤離原位,立即變換位置,相互呼應!”

    但她聲音還未落下,就又是一聲慘叫聲嘶力竭的響起,這一次,卻是來自北方。

    “唉!”魯驚天一跺腳,心中滿是無力。

    “花仙子,剛才你怎么能夠下命令?就算下命令,也要加上一句‘不得出聲’啊。你一下令,他們必定應諾,但這一應諾,卻是等于給暗中的殺手提供了靶子!”

    看來魯驚天在指揮作戰方面的確比好了要精明一些,對好了的這次失誤,毫不留情的當面斥責!雖然語氣委婉,但其中的怪罪之意,卻是顯而易見。

    “是,是我不對?!焙昧藦纳迫缌?,也認為自己剛才太魯莽了,低頭認錯:“我對這樣的戰法不大了解,還請魯兄全權指揮?!?br />
    魯驚天也不謙虛,在這等時節,也的確不是謙虛的時候,口中連連發出號令:“所有人聽令,離開原本潛伏位置,向著正中間慢慢的圍攏過來。動作不需要快,但不要出聲?!?br />
    然后才向著北方一溜煙過去查看,果然,又有一位武尊高手胸口和丹田位置各有一個小洞,無力的癱坐在地上,生機已沒。

    “好狠!”花雨露咬著牙,道:“這人分明有一擊殺死他而絕不讓他叫出聲來的能力,但卻偏偏的讓他臨死慘叫一聲……此人的心狠手辣,當真是令人發指!”

    “此人是誰?”龍威也趕到了這里,不明情況的他,問道:“會不會是齊天?”

    魯驚天和花雨露對望一眼,均看到對方眼中的不確定。

    松林中沙沙沙的聲音傳來,乃是眾位埋伏的高手正往中間趕來。

    只要眾人圍成首尾相顧的一圈,敵人就絕對再沒有任何辦法無聲無息的暗殺!

    但就在此刻,突然接二連三的慘叫聲響起;魯驚天大吼一聲,雙臂一振,大鳥一般循聲飛去。

    只見在數十丈外,四個人渾身是血的斷成八截,倒在地上。人人都是頭朝著中間的方向,顯然敵人乃是從他們背后出手!

    但是這些尸體的附近,竟然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顯然是御劍而為,能夠御劍殺人,并且精準度拿捏的如此準確,絕對是一個高手!

    并且這個高手明顯和煉魂教有關,那些被殺的人,神魂皆無,絕對是在死亡瞬間,被抽離了神魂,沒看到那四人的表情,行動木訥嗎。

    一擊殺死四人!

    黑松林中,一片血腥氣隱隱的散發出去。

    已經接近中午,風聲起,呼呼的吹進松林,發出簌簌的聲音,黑松林之中枝葉婆娑搖曳,無數的暗影也在地上晃來晃去,雖然是白天,竟然平添了幾分陰森森的意味。

    魯驚天睚眥欲裂,突然舌戰春雷,大吼一聲:“是誰在暗中使毒手?是漢子的,出來與我一戰!”

    聲音如同春雷,遠遠傳出去,直震得頭頂松針密密麻麻的簌簌落下。

    花雨露目光閃動,突然沉聲道:“煉魂教的高人,怎么,敢做不敢當么?”

    聲音已經傳了出去,但黑松林之中卻是一片沉寂。竟然無人應答。

    魯驚天雙目如電,來回巡視。

    突然,金光一閃;魯驚天大吼一聲:“小心!”

    飛身而起,竟然搶在金光扎入一位武尊后心之前,將它接在了手里;卻是一柄小巧的短劍,只有半個手掌長短,通體沒有什么工藝可言,唯一堪夸的,就是鋒利。

    只不過這柄匕首一般的斷劍,接在魯驚天手中之后,竟然緩緩地消失了!竟然是劍氣凝聚成的事物!

    能夠逼出劍氣,凝而不散,還能殺人于無形的法寶,這樣多高的品級!

    魯驚天看著手中逐漸消失的匕首,臉上漏出一絲驚愕。這種法寶的品級必定要達到尊器之上,才能有這樣的功能??!

    就在魯驚天躍出的一剎那,眾人的目光也下意識的追隨著他的身影而去。但就在這一剎那,從另一個方向突然無聲無息的射出三道光芒。

    三道光芒,毫無征兆的射進了三名尊境高手的身體,頓時,他們的丹田齊齊的冒出一道血箭,三人的身體也頓時萎靡了下來,無力的躺倒在地,眼睛中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呼吸卻是越來越弱,顯然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

    花雨露嬌喝一聲,大踏步沖了出去。閃電一般沖進那三道金光射出之地,卻是空無一人,連半點聲音也沒有。

    只是在不長的時間內,連敵人的影子也沒有摸到,竟然已經無聲無息的損失了九位高手!

    就像是在一片迷霧之中,卻要與一個幽靈作戰!

    龍威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掌心全是冷汗涔涔。只覺得背心一股涼氣直冒了上來。

    他此生,經歷過無數次的生死大戰,卻何曾經歷過如此陰森恐怖的戰斗?

    突然一個聲音飄飄忽忽的傳了出來,忽而在左,忽而在右;陰森森寒惻惻的道:“嘿嘿,不錯,算你們還有幾分見識,不錯,我就是煉魂教的人!”

    這個聲音之中似乎帶著一種地獄之中的陰濕之意,讓人聽在耳朵里,格外的不舒服!

    魯驚天和花雨露凝聚了全身修為,竟然聽不出這個聲音來自何方。只覺得這聲音飄渺無定,前一刻還在南方響起,后一刻卻又到了北方。

    而南方與北方卻相隔著近乎千丈距離!

    勁敵!

    魯驚天和花雨露同時在心底浮出這兩個字。魯驚天也推翻了自己剛才的結論:對方絕不是武尊,最少也要是天尊修為!

    黑松林之中,又是一片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一股陰森森的氣息卻一發即收。

    魯驚天目光一冷,無聲無息的飄了出去,雖無聲息,卻快如閃電,這邊一動,已經到了對面,抖手一掌,轟的一聲,幾棵合抱大樹被他一掌震成粉碎。

    一片黑衣飄飄而起。

    魯驚天身如鬼魅飄過去,一把將那黑衣布片抄在手里,凝目看去。卻看不出什么,疑惑的抓著布片回來,心中一直在縈繞著剛才那散發出的陰森森的氣息,似乎覺得很熟悉,卻又想不起來。

    “有什么發現?”花雨露飛身而來。

    “你瞧?!濒旙@天將那黑色布片遞了過去。

    “黑衣布片?”魯驚天疑惑的道,說著,將那布片湊到鼻子上聞了聞。

    “小心有毒!”魯驚天急忙提醒。

    “沒事兒,什么味兒也沒有?!被ㄓ曷缎α诵?,翻了翻這布片,道:“很普通的黑布,似乎是掌力震碎的?!?br />
    “但我震碎了布片,卻沒見到人影!這件事實在是奇怪之極!”魯驚天皺著眉頭:“而且我剛才似乎是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氣息,很是……”

    他說到這里,突然大吼一聲:“躲開!”

    飛身上前,速度太快,竟然在身后猛地拉出一道青煙!

    一道金光,已經到了方先生的背心!

    方先生一直跟在魯驚天和花雨露身邊,他覺得有這兩個高手守護,自己絕對不會有危險。

    卻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成了對方的暗殺目標,感受著那道金光越來越近,卻是被驚得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魯驚天大吼一聲,拼命一把抓出,將那道金光抓在手里,劍尖距離方先生的背心,竟然不到一寸!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