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九豬小說網 > 徐逆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焚樓

  老皇帝突然暴斃,雖然心中帶著許多疑惑,但看著默默跪在地上哭泣的婉珠,趙晟心中也泛起了一絲悲涼。
  “皇帝死不足惜,婉珠你也別哭了?!壁w晟安慰道。
  “皇帝是奴婢親手殺死的,與王爺無關?!蓖裰閾u搖頭,緩和了下激動的情緒。
  “皇帝雖非我親手殺死,但和我親自動手,也沒什么分別了。不過,我倒是有很多問題....”
  “王爺有什么問題,就盡管問好了?!蓖裰榘V癡的望著那架木琴,頭也不回的答道。
  趙晟正想問個究竟,一時間思緒萬千,竟不知從何問起。突然間,樓下噪聲大作。
  “你們是誰?張副校尉在哪里?”
  一言不合,立刻傳來刀兵相交的聲音,顯然樓下已經陷入交戰。
  現實立刻把趙晟從遐想中拉了回來。他一把扶起婉珠,道:“今晚我是冒死闖進來的?,F在南軍已經發現了,我們必須立刻就走?!?br/>  婉珠也抹去眼淚,眼神又恢復了往日的清冷和自信。她點頭答道:“王爺稍等片刻,容我加幾件衣服。這里除了這把木琴和樓下我的侍女圓兒,其他我都別無所戀?!?br/>  “更何況....”她厭惡的瞥了一眼皇帝的尸體,“一想到他我就想吐,王爺可否將這棟樓給燒了,來個毀尸滅跡,死無對證?!?br/>  趙晟心里也是這么想的,當下也迅速行動起來,一個更衣穿戴,一個到處撒油。
  片刻之間,婉珠一襲短衣,身披大氅,頭戴斗笠,手挾木琴,顯得別有一番風情。趙晟一時楞了片刻,把婉珠看得臉色微微一紅,“王爺,快些動手吧?!?br/>  趙晟回過神來,連忙將燈燭放倒,火借油勢,立刻燃遍了整個五樓。
  二人下得四樓來,此時圓兒已經緩緩醒轉,婉珠也不多話,直接將圓兒套上一件外衣,便拉著她下樓而去。
  三人剛下到一樓,還沒出樓梯口,只聽得“呼”的一聲,一道寒光從趙晟面前劃過。幸好趙晟也是反應迅速,把頭及時縮了回來,不然也是當場身首分離了。
  趙晟更不遲疑,挺身拔出腰中長刀,“鐺”地一聲接住了敵人的第二次攻擊。
  “你們先別出來?!壁w晟也不回頭,一邊手上刀光閃爍,幾個回合下來已將面前之敵砍倒在地。
  “大哥你總算下來了!外面也打得火熱??!”見趙晟露面,一名秦府親兵興奮地喊道。
  此時雪已漸漸停下,借著樓外的月光,趙晟看清了一樓大廳里陷入一場混戰,五名秦府親兵正借助大廳里的狹窄空間和十多名南軍侍衛周旋。而樓門外,烏塔卡手執一條七尺來長的鐵棒正殺得起勁,數十名南軍士兵也拿他沒辦法。
  趙晟的突然加入使得局勢陡然一變,雖然殺退了偷襲他的幾名侍衛,但為了不讓樓梯口的二女受到威脅,他也不敢離得太遠。
  可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便越不利。情急之下,趙晟從懷中掏出火刀火石,扔給婉珠,喝道:“放火!”
  婉珠立刻心領神會,點燃了一盞蠟燭,又點燃了窗簾。
  趙晟刷刷幾刀逼退了圍攻自己的敵人,順勢一劃,把燃燒著的窗簾裹在刀身上,一路砍殺過去,一路的窗簾紅紗也全都被點燃了。
  霎那間,火勢四起。趙晟吹了個口哨,親兵們當下會意,紛紛跳窗逃生。
  見那邊婉珠也拖著圓兒偷偷跑出了樓外,趙晟更不遲疑,一個打滾,躍出了樓外。
  冰冷的空氣讓趙晟的頭腦瞬間清醒下來,借著月光和雪地,他粗粗一數便發現圍堵自己的敵人何止百人!再一看他們頭盔上的纓色,竟是一水的黑色,他們顯然是北軍!
  “亂黨謀逆,格殺勿論!”騎在馬上的北軍頭領看他的穿戴似乎是個校尉,可趙晟急切間也認不出他是誰。只聽得那北軍校尉無情的喊完之后,弓箭手們迅速張起長弓勁弩,對準了廝殺中的秦府親兵和南軍侍衛們。
  烏塔卡也知道情勢危急,當下他也來不及說話。只見他一手提起一個人,暴喝一聲,便跳入了北軍弓箭陣中。
  北軍哪里見過這等陣勢,那北軍校尉也是一臉的茫然??裳巯滤厝卧谏?,也顧不得別的,只是歇斯底里地狂喊:“放箭!放箭!”
  可此時的北軍弓箭手們都在忙著躲避烏塔卡揮舞著的人形兵器,哪里還有空放箭。即便有零零碎碎的幾只箭,也被趙晟輕松躲過了。
  可烏塔卡一人畢竟是獨木難支,雖然攪亂了北軍陣勢,但扎住陣腳后,在北軍校尉的指揮下,北軍仍然步步緊逼,將他越圍越緊。
  危急之時,只聽得一聲,“殿下休慌,俞思言在此!”
  趙晟聞言大喜,提振起精神抵擋攻勢,又把侍衛們逼退了幾步。婉珠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名年屆三旬的青年軍官身著黑衣黑甲,騎一匹黑色戰馬,身后則是一群同樣黑衣黑甲,盔插黃纓的禁軍,如同一陣風般呼嘯而至。
  俞思言見趙晟被攻甚急,連忙掏出短弓,對準為首的北軍校尉,怒喝一聲,一支狼牙箭應聲而出。
  那北軍校尉應聲中箭,右肩頓時被鮮血覆蓋,疼的連兵器都握不住了。手下本來也都是些弓箭手,面對如狼似虎的宜春軍秦兵哪里是對手。
  無奈之下,北軍校尉只得傳令撤退。
  趙晟見敵人要跑,連忙喊道:“一個不留,全部殺死!”
  烏塔卡殺得興起,更是把活人輪轉如飛,如同砍瓜切菜。一時間,別苑里殺聲四起,火光沖天。
  尤其是從底燒到頂的望月樓,更是如同一根巨型的蠟燭一般,照亮了整個上林別苑。
  望著熊熊燃燒的木樓,趙晟目光似水,似乎在思索著什么。借著通天的火光,婉珠卻發現趙晟身上血跡斑斑,在左手和右肩都有幾處刀傷。
  她默默地撕下衣裙的一角,替趙晟裹起傷來。
  趙晟曬然一笑,“我們這些當兵的,打笑就是從刀山火海里滾過來的,不礙事?!?br/>  婉珠卻連連搖頭,低聲道:“我可見不得你受傷?!?br/>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啥